巾帼风采

    杜继萍

    哈尔滨电机厂有限责任公司水电分厂装配工
    时间:2017-04-11

    哈尔滨市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107周年大会发言之--

    做一辈子平凡的大国工匠

    哈尔滨电机厂有限责任公司水电分厂装配工   杜继萍

        我叫杜继萍,出生在普通工人家庭,1987年,我初中毕业接替母亲进厂当上国营大厂的工人,捧上了铁饭碗,同伴们都羡慕我,我也暗暗发誓要向光荣榜上的父亲那样做一名爱厂敬业的好工人。

    进厂30年,我只从事了2个岗位的工作,一个是喷漆工,干了11年,一个是装配工,干了19年。作为水电分厂的一名电机装配工,也是分厂600名工人中唯一一名在生产一线的女工人,成为水电铁军中耀眼的“半边天”。

    人们都说机械行业是枯燥乏味的,整天面对着不会说话的钢铁块子,还有那轰轰作响、永不停息的机床,工作和生活的条件更是十分艰苦,往往许多男工友对繁重的工作都感到吃不消,而我却专挑苦、脏、累的活干,遇上紧急任务加班干通宵是常事。

    当喷漆工的时候,我每天忍受着刺鼻的涂料味道拼命干活,不知道啥叫苦和累,有时候被漆料呛的整天咳嗽,仗着年轻挺挺就熬过去了。师傅看我心眼好人又朴实,热心给我张罗介绍对象,我组建了幸福的小家庭,女儿是我在喷漆工的岗位上孕育的,万幸地是女儿智商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健康地念完大学还考上了公务员。1998年工厂把喷漆任务外包后,我放弃去库房等二线岗位上班机会,选择喜欢的生产一线当上装配工。

    通俗点说,装配定子铁芯就像个没有盖和底的大筐子,只是这个“筐子”是铁做的,我们日常干活的铜锤子有5斤重,需要单手抡锤敲打铁片,大铁锤8斤重,需要双手抡锤,用 2个锤子每天重复单调的机械动作最少几百下,平均上千下,每个月打坏3个铜锤是家常便饭,也就是说把面包石一样的铜锤打磨成了烧饼。每当锤声想起,汗水湿透工装,我就忘了自己也是个女人。在定子叠片工作中需要绕圈叠片,我的速度在班组里是最快的,我叠完一层后再帮助叠片较慢的工友,平均每天走2万步,即使是双膝滑膜炎病痛的厉害,我咬牙坚持着。车间的工友说我干活做事比爷们还地道,都管我叫“杜哥”,我认为在车间和男人一样劳动是人生无比快乐的事情。       

    严谨、耐心、专注的工匠精神是我在师傅身上感受到的,师傅常说,把一项简单的工作做到极致就是不简单。在叠装索普、米纳斯定子铁芯的工作时,我深知调整中心柱垂直和搭装鸽尾筋的两项工序尤为重要,是关系到定子铁芯质量好坏的基础工序,如果这两道工序出现尺寸上的误差,最终将影响整个定子铁芯的质量。因此我在操作时认真测量每项数据,反复核对、反复调整,并且一定要有互检和专检检查,我做到产品100%合格,零差错。

    我在工作中特别善于动脑筋,提出了多项合理化建议,在创新攻关中实现了节能降耗。比如,定子铁芯拉紧螺旋杆余量处理问题,以往都是用汽割割掉,钳工再修磨螺纹和磨光。汽割后的螺杆螺纹形状不规整,装绝缘帽时特别困难,我提出合理化建议,钳工利用切割片进行切割,缩短了工作周期。我总结经验完成了《水轮发电机定子铁芯装压指南》一书的编制,为企业电机装配工作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我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我认准努力了睡觉都香,不努力心里就长草的理儿。记得有一次,我受命去甘肃炳灵水电站,修复1号机定子铁芯冲片问题。该水电站定子铁芯最大的问题是松动,定子冲片位移,将线圈绝缘割坏造成破压,导致发电机无法正常工作。我与领导和工艺员一起研究解决方案。提出将突出来的冲片用锉刀锉平,将铁芯连片处用等离子分离机进行分离,避免铁芯连片造成短路现象。经过讨论后,我的建议被专家采纳,我加班加点以最快的速度、优质的服务赢得水电站业主的一致好评,树立了哈尔滨电机厂的良好形象。

    功夫不负有心人。由于我的勤学苦练,技术过硬,在2011年参加全市职工技术大比武中,过五关斩六将,一举拿下比武状元,戴上了大红花,工厂破格提拔我为高级技师,连升2级工资,从此,大家又送我一个外号“技术大拿”。

    2014年初,我接到赴非洲尼日利亚一家电站进行定子铁芯安装的任务,我看看因脑血栓卧床20几年的母亲犹豫了,这时,80多岁的老父亲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去吧孩子,上次去越南的任务你为了重病的妈妈放弃了,这一次,家里有我和你哥,你就放心去工作吧”。为了完成工厂交给的重要任务,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事业。

    走出国门我就代表中国的产业工人,更代表中国女性。我在工地上处处严格要求自己,高温酷暑下也穿戴好整齐的工装,把最好的形象和技术留在外国的电站上。尼日利亚电站的工作条件很艰苦,水资源紧缺,蚊虫特别多,赶上旱季,地表温度达到40~60℃,若是赶上雨季,又容易感染疟疾和伤寒,两名工友得疟疾后上吐下泻,我以女性的细心体贴关心照顾他们直到康复。我们的勤奋工作赢得了尼日利亚同行的啧啧赞许:“中国,OK!”“中国人,喃啵万!”。而每每这一刻,我都会由衷地感到,为国争光可以在奥运会的领奖台上,也可以在每一个岗位,每一个细节里,用我们播撒的汗水和智慧大写出一个大国工匠的骄傲和尊严。用一流的职业精神和工匠精神去征服世界,感动世界,我为中国制造走向世界骄傲,我用一流的业绩写下:厉害了,我的国。

    就在我工作到半年即将结束工期时,哥哥打电话通知我家中有急事速归,我一拍大腿,坏了,老娘出事了。我心急火燎地辗转三天赶回祖国,却在医院太平间看到老父亲的遗体,做为女儿我把家庭重担交给身体硬朗的父亲,做为女儿我没有为老父亲养老送终,我哭老天爷不公平,忠孝不能两全。过了不长时间,母亲也去世了。一向大大咧咧乐观开朗的我始终无法释怀,愧对双亲,不能原谅自己,唯有更加努力工作不负双亲的期许。

    做为一名电机装配女工,我始终欣慰的是,因为我曾经拼搏过,安装了上百台定子铁心,在祖国的大江南北留下了水电工人的足迹,在三峡大坝、在国外大型电站,有我们哈尔滨电机的世界第一,中国制造,有我们产业工人精益求精的劳动创造。人这一生,如果没有奋斗,那还有存在的意义吗?我愿意为了哈尔滨全面振兴发展,撸起袖子加油干,做一辈子平凡的大国工匠。

    技术支持:黑龙江新媒体集团 黑ICP备:13002167号-1
    Copyright 2009---2012 Heilongjia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标识码:2302290001 Beian黑公网安备 23022902000102
    中国妇女网 | 黑龙江省妇联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建议使用标准浏览器 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